0500_a2021

  0500_a2021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因为老怪物事先有意的对外封锁消息,所以陈青帝具体负伤到何等程度,陈府之外,无人知晓,包括陈青郎。

   其实陈青郎多日前造访数次,但都被婉言拒绝。这倒不是陈青帝不近人情,而是那个时候,他确实还处在昏迷状态,不便见人。

   现在陈青郎不请自来,让陈青帝有了一点点想法。

   芸姨,叶雨萱两人是和老怪物同时被安排进陈府生活,这两人原本正在细心谨慎的给陈青帝熬药,陈青帝一吩咐,立即赶来。

   同时间,苏惊柔,李元霸也进了卧室。

   陈芸也被留下。

   五人面面相觑,一头雾水。

   “要做什么?”陈青帝最后抵达卧室,这才进,叶雨萱就急不可耐的询问,然后有点不耐烦道,“我还要熬药,有事说事。”

   “咳咳。”陈青帝佯装咳嗽两声,嬉皮笑脸道,“也就是装死一把,们等会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悲伤,痛苦一点。”

   叶雨萱,“……”

   芸姨,“……”

   长发美女格子长裙白嫩肌肤居家搞怪写真图片

   苏惊柔,“……”

   三个女人同时无语的时候,只有李元霸比较有先见之明,他伸手朝向陈青帝,“师兄,我等会要哭吗?”

   “能哭尽量哭。”陈青帝怂恿。

   “那我试试。”李元霸咳嗽两声,突然一个健步冲到陈青帝脚下,鬼哭狼嚎道,“师兄不要死啊,不要死啊,我的心会痛得。”

   随后他使劲挤眉弄眼,骐骥能挤出几滴眼泪。

   陈青帝,“……”

   “我是让表现的痛苦,没让哭丧。”陈青帝抚摸额头,心道这孩子,一点表演天赋都没有。

   “看来还要我亲自出马啊。”陈青帝揉揉下巴,躺到床上,再被子一盖,示意陈芸去请陈青郎进来。

   陈芸走后,陈青帝不忘提醒三女一男,“记住,一定要表现的悲伤点,其他的我来。”

   约莫五分钟,一身华贵西装的陈青郎进入卧室。

   他刚张嘴想说话,猛然感觉气氛不对劲,一番扫视,发现现场三女一男神色各异,但基本都隐现一抹难以察觉的悲伤。

   严格来说,陈青郎只认识苏惊柔,毕竟被打过,印象太深。

   至于叶雨萱,芸姨,不太熟。

   他也无心关注其他,转头询问陈芸,“怎么样了?”

   “不太乐观。”陈芸也是佯装悲伤道。

   “师父说,师兄伤了精气神,可能会死。”李元霸撇撇嘴,有样学样的悲伤道,“但我不想他死,呜呜。”

   陈青郎原本淡然的神色微变,顾不上询问其他,坐到陈青帝面前,认真打量。

   “猫哭耗子假慈悲。”叶雨萱嘀咕一句,尽是嘲讽,说实话,她对陈青郎素来没好感,能说出这样的评价,也算情有可原。

   陈青郎伸手按向陈青帝额心,温度正常,再抚摸心跳,也正常,但神色苍白如纸,状态确实不乐观。

   “请医生看了吗?”陈青郎咨询陈芸。

   李元霸插话,“师父那么厉害都没办法,医生管什么用?呜呜,师兄要死了。”

   陈青郎,“……”

   陈青帝,“……”

   “尼玛,这熊孩子左一个要死右一个要死,是在演戏还是诅咒老子?”陈青帝心里无语,恨不得跳出来爆揍他一顿。

   “咳咳。”这时,陈青帝故作语气艰难的咳嗽两声,再慢悠悠的睁开眼,随后又佯装惊讶和厌恶道,“怎么是!”

   陈青郎刹那缩手,表情恢复到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。

   “哎。”陈青帝幽幽长叹后,竟然运用内力逼出一口淤血,张嘴就吐在被子上,这一幕着实让现场几人吓了一跳。

   苏惊柔也以为陈青帝旧疾复发,迅速上前查探,不过被陈青帝一个不易察觉的眼神提醒。苏惊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颇为无奈,这演技,真感人!

   陈青郎虽然表情没变,但食指微微颤抖,心中情绪复杂。

   “是不是很高兴?我快要死了。”陈青帝本着要演就演到底,他喉结蠕动,带着满嘴鲜血,看向陈青郎,“跟争了这么多年,我沦落到如此地步,应该最高兴。”

   “陈青郎,怎么不笑一个?”

   陈青郎沉默。

   “哎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。”陈青帝叹气,忽然伸手按住陈青郎的掌心,语重心长道,“我两人争了这么久,但毕竟是兄弟,现在我要死了……”

   “回来吧,以后陈朝让管。”

   “虽然我很不服气,但陈朝在手上会发展的更好,这一点我认输!”

   陈青帝洋洋洒洒数句话,语气悲伤,神情痛苦,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。

   苏惊柔几人事先知情,至少不担忧,但陈青郎掩饰的再好,现在看陈青帝神情痛苦,上气不接下气,没来由的心中怒火滔天,他五指陡然炸响,“李昆仑,我要死!”

   “狼崽子,终于演不下去了吧。”陈青帝心中窃喜,然后变本加厉的再次喷出一口淤血,紧握陈青郎掌心的右手也猛烈颤抖。

   “青帝,……”陈青郎神色一瞬间变得极为痛苦,他两手按住陈青帝右手,柔声安慰道,“没事的,我立马找人医治。”

   “我死了对好处最大,治我做什么?”陈青帝怒其不争道,“我活着,对没有丝毫好处!”

   陈青郎沉默不语,用力紧握陈青帝。苏惊柔,叶雨萱等人面面相觑,总感觉这一刻的陈青郎,才向世人展现出最为真实的一面。

   “不能死,我也不想死,更没人能让死。”陈青郎神色幻灭间咬牙切齿,整个人突然充满攻击性。

   陈青帝唉声叹气两下,陡然声抬八度,“狼崽子,他

  妈坑的老子好苦!”

   “嗯?耍诈!”陈青郎神色怔住,瞬间之后猜到陈青帝在坑自己,他猛然起立,转身就要离开卧室。

   陈青帝哈哈大笑,扬手指向陈青郎,“狼崽子,演啊,继续演啊?平时不是跟我斗的风生水起吗?怎么今天一看我要死了,整个人都慌了?”

   陈青郎蓦然抬头,给出两字,“滚蛋。”

   “哥,别装了,我很早之前就猜出来了。”陈青帝感慨道。

   陈青郎原地止步,低头不语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