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5_a975

“够了,到底想怎么样?”路其琛对阮薇祺怒吼,不知道她是真疯还是假疯。

“我想跟在一起,答应我一定不会跟我离婚好不好?”阮薇祺期待的看着路其琛。

路其琛倒是奇怪的很,自己都没有跟她在一起,怎么就扯到离婚了呢?

“好,不答应我是不是,好,很好……”阮薇祺趁着路其琛低头,一下就来到了床边,不由分说的开始撞墙。

只听头跟墙撞击的声音,路其琛大惊,这个女人对自己真下得去手!

“住手!”路其琛吼了一句。

一边,范特助也看到了这一幕,快速上前跟他一起按着阮薇祺。

“快去找医生!”路其琛无语的很,现在只能把她先弄晕了,不然谁知道她会作出什么更为过分的事情来。

“好!”

范特助见路其琛按着阮薇祺,这才快速起身出去找医生。

“放开我,都不要我了,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,让我去死,让我去死……”阮薇祺疯了一样的乱喊,声音比起之前提高了不少。

路其琛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碎了。

闲适恬淡文艺少女

好在此时范特助跟医生过来了。

护士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突然就这么激动了。

“快按住她!”医生见阮薇祺面目狰狞,见过失心疯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。

“路其琛,不能这样对我,要是离开我,我就去死,真的,我会去死的,想看着我去死吗?”阮薇祺好像知道自己现在动不了了,所以也安静了不少。

护士按住阮薇祺,路其琛趁机退到一边。

自始至终路其琛都没说话,只是看着阮薇祺,任由她对自己说着威胁的话。

没一会,医生给阮薇祺打过镇定剂之后,她就缓缓的睡去了。

确定她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之后,路其琛才走出病房。

“医生,她到底怎么样?总不能一受刺激就要死要活的吧?”范特助忍不住一出来就追着医生询问。

路其琛没说话,不过他现在跟范特助一样,也想知道这个问题。

医生叹气,看看范特助,再看向路其琛道:“不是我们不想告诉,可这脑部受伤本就是可大可小的,她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,又不能做手术,只能观望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只要不刺激她,她就不会出事。”

医生知道路其琛是阮薇祺癫疯的源头,所以不免想让他注意下。

可在另一方面看来,路其琛跟阮薇祺好像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所以这医生说的就比较含蓄了,毕竟这种事,他还是不好说什么的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医生!”路其琛十分客气的看向医生。

医生见他们没话要问,这才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范特助笔挺的站在路其琛的边上,可是眼睛却一直动来动去。

“想问什么就问吧!”路其琛知道范特助憋不了多久,自己要是不让他问,他迟早还是要说的。

“路总,我真受够了,把这个女人送走吧。”哪里受过这样的气,路其琛就连方回那么狠毒的人都不怕,可现在却被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纠缠着,这说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。

“觉得能看住她吗?让她不自杀?”路其琛十分不耐烦的看着范特助。

“我……”

是啊,范特助很清楚,他做不到,唯一能做到的人,也就只有路其琛了。

“好了,派人看好她。”路其琛走进电梯,觉得头一阵眩晕。

回到车内,路其琛一直没说话,范特助也不好开车。

而路其琛看着手机,想着刚才夏安的电话,他快速拨打她的电话。

可在电话想要接通的时候,他又快速的按断了。

解释,解释什么,怎么解释?

路其琛苦涩一笑,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跟夏安说什么,现在好像只有保持现状才是最好的。

最终路其琛叹口气,没再拨打夏安的电话。

“回公司吧!”路其琛说完闭上眼睛,倚在后座上,放空了自己。

云漫广告。

小何看看时间,差不多两个小时过去了,她深吸一口气,径直走到夏安的办公室门口,敲门道:“夏总,午饭时间到了,您要出去吃吗?”

一点回音都没有,小何以为夏安真的睡熟了所以没听到,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声音的分贝也太高了。

“夏总……”

依旧是没人回应,瞬间小何有一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,难道出事了?

“夏总?”小何最后尝试喊了一次,夏安还是没回应。

小何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翻箱倒柜找到了夏安办公室的钥匙。

跑回去,插上钥匙,刚准备开门,门却在这个时候自己打开了。

“夏,夏总?”小何被吓着了,目光微愣的看着开门的人。

“我没事,刚才没有反应过来,去吃饭吧,我不饿。”夏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何。

“啊,好……”小何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而此时夏安说完已经再度关上房门了,也不给小何说其他话的机会。

被关在门外的小何,眨巴着眼睛,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,下意识的抬手扶着自己的胸口,喃喃自语道:“没事,夏总没事,不担心了,不担心了……”

小何没有听话乖乖去吃饭,而是点了外卖,也给夏安点了,就怕她伤心过度,再不吃饭,那身体怎么能吃得消。

屋内的夏安,一点胃口都没有,她不知道自己要浑浑噩噩多久,可那种心被掏空的感觉,让她根本就支撑不住。

外卖来了,小何敲门进了夏安的办公室。

“不是说了吗,我不饿。”夏安见小何提着饭菜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这才皱眉道。

“夏总,您不要这样,您这样的话,那我也不吃了。”小何太了解夏安了,知道她难受起来一定是什么都不想吃的,可同时她也知道夏安不是一个狠心之人,绝对不会希望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其他人。

小何是想赌一把,看看夏安会不会因为她而勉强吃几口饭。1905_a975

You may also like...